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职场资讯 > 焦点访谈

2019车市苦战赛程过半,人事转会市场或迎高峰期

来源:茌平招聘 时间:2019-06-21 作者:茌平人才网 浏览量:

进入2019后,身处车市的所有人都能清晰的感知,车市光景已经大不如前,无论是专业调研机构亮出的降降降的销量数据,还是车展上的“门庭冷清”,无一不在传递着车市前所未有的寒意。


正如塞缪尔·亨廷顿所揭示的那样,这是一个漫长而充满着不确定性的调适周期,在湍急的时代浪潮里,身处其间的各方仍未找到最合适的相处之道。


这对于手握企业生存命脉的那些汽车职业经理人而言,当寒冬陷入冰点,这种不确定的周期来临之际,焦灼的情绪也愈发加剧,他们必须为了拯救焦虑做出迅速的选择,因此一场比往年更加高频率的人事变动也扑面而来,如同寒冬前的大雁南飞一般,东迁西徙屡见不鲜。


当时间轴推至半年的节点,曾经聚光灯下的汽车职业经理人们又在这大半年里如何“定格”呢?


退休离场前夜


在过去半年的时间里,CEO退场成为所有人事变动里最大的焦点。



往往具有“网红气质”的CEO更容易让人记住,尤其是有特点的CEO,其中就有“网红CEO”祁玉民,执掌华晨13年的他,凭借着其幽默的说话风格,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如今祁玉民已正式告别华晨,作为混迹汽车圈13年的华晨汽车掌门人,外界对他的评价有敬佩亦有质疑,有人认为没有祁玉民就没有如今资产千亿的华晨集团,也有人认为华晨做自主碌碌无为、合资股比突防又一次丧失话语权,城门失守,但不可否认的是,其绝对算得上是一位对华晨发展影响深远的人。


或许,对于祁玉民而言,从华晨退场也是一种解脱。


任期满后再出发


如果说离开是为了更好的相遇,那么倪恺在即将惜别其奋战七年的中国市场,或许只是为了更好的与北美市场再相遇。



这个心直口快的英国人在中国汽车圈子里颇受欢迎,不仅是一个充满朝气的老顽童,在这中国文化的土壤里乐此不疲,倪恺还将中国视为他的第二故乡,也是奔驰的第二故乡。作为服务戴姆勒和奔驰几十年的老将,自然是战功赫赫,在他的带领下,奔驰在华销量节节攀升:2013年销量不足23万辆,2018年销量超过67万量,六年间销量增长了三倍。


而事实上,在戴姆勒集团内,一名外派员工在同一市场任职七年之久十分罕见,这既是戴姆勒对倪恺能力的高度认可,他的调任也彰显了戴姆勒作为一家全球性跨国企业人才储备的优势。


在中国市场留下浓彩重抹的辉煌一笔后,转战北美市场,就如人生至半坡,仍可重拾风华、到中流击水。



与倪恺转战北美市场重新出发不同的是,沃尔沃汽车大中华区销售公司总裁陈立哲任期届满,将调任沃尔沃汽车中国台湾公司任总经理,这对于台胞陈立哲而言,卸任重担回家的感觉自然是极好的。


而陈立哲当年空降沃尔沃汽车时,也受到了外界的诸多质疑,但少言寡语的他却交出了沃尔沃在华的首份十万辆的亮眼成绩单,经过三年多时间的历练,沃尔沃已凭借着一波产品攻势,已经形成了稳固的销量体系,这自然与陈立哲多带领的团队的辛勤付出不无关系。


选择此刻转身的陈立哲,或许在助力沃尔沃在中国市场取得十万辆的战绩后,回归温暖家庭才是其最向往的生活。


寻找新战场


当“降降降”成为车市的主基调,很多汽车职业经理人都因为销量低迷而不幸“背锅”下课。



其中“女王”风范加身的郑杰离开广菲克便引起了汽车圈的一片哗然,不少人甚至用“英雄退场”来表达对郑杰离开的惋惜,其在菲克集团的十年职业生涯中曾立下汗马功劳,更难以令人忽视的是,也正是过去十年中国汽车市场给予菲克集团的“时势”,才造就了郑杰这个“女英雄”。


作为汽车职业经理人,郑杰本人的能力无可挑剔,在菲克集团最艰难的阶段,郑杰曾用“情怀”营销力挽狂澜,她主导的“不是所有的吉普都是Jeep”这一品牌口号,为Jeep一举圈定小众而稳固的消费群体,其也成就人尽皆知的“广汽菲克速度”,这其中郑杰功不可没,而时过境迁,在市场大环境复杂的情况下,已经再难以复制广菲克10万规模的成功了。



如果说,郑杰的退场是因为汽车市场的光景不好,而像郑杰一样的职业经理人都在上演着一波又一波的离别。比如杨嵩、霍静、熊毅在东风日产并肩作战的好战友,从转战宝沃,如今又同时奔赴福特。


此外,还有原北汽蓝谷董事、总经理郑刚已转战铁牛集团,造车新势力中亦有拜腾汽车CEO毕福康转战艾康尼克等等……



▲现任上海上汽大众销售有限公司党委书记兼上汽大众大众品牌营销事业执行总监杨嗣耀


除了寻找新战场的职业经理人之外,不少企业内部也进行了不同程度的调整、竞升,通过内部竞升低调的切换成了更年轻的负责人,其中由上汽大通副总经理王瑞切换身份升任上汽大通总经理,而上汽集团总裁办公室副主任杨嗣耀也低调的出任上海上汽大众销售有限公司党委书记兼上汽大众大众品牌营销事业执行总监。无独有偶,曾庆洪也刚刚提出,“要对标学习上汽集团的干部管理方法,7月起将对公司干部管理体制进行改革。”


总之,当汽车市场大浪淘沙,车企的职业经理人们要么用自己的成功转身去给员工做示范,要么只能期望用自己离开的背影给他们以警醒。


说不出的再见



当祁玉民、蔡澈决定退休时,谁也不敢保证他们早已壮志得酬、心中没有一丝的遗憾;当倪恺、陈立哲离开中国市场远赴新战场时,他们除了志得意满或许也有些难以割舍;当郑杰退场广菲克时,除了无奈之外,或许更多的是不舍。


而诸多的转身背后,“背影”总是更让人唏嘘不已的,2019年上半场,不论是豪华品牌、合资品牌亦或是中国品牌,这些职业经理人们离开他们曾经奋战的地方难免心情会各不相同。


显然,悲情与不舍才是告别转身的主要BGM。


马克·吐温曾说,“黄金时代在我们面前而不在我们背后。”2019年时间已过半,市场趋势下行、政策环境不好也罢,不管推动这些职业经理人“转身”的是不可抗力还是左右衡量之后做出的主动调整,这些选择转身的职业经理人们都能够意气风发的去翻开2019年下半场的第一页,毕竟留给他们的还将是激烈的竞争和巨大的挑战。


或许,人事变动潮的下半场似乎也早已在酝酿之中了。


分享到:
相关推荐
暂无相关推荐
官方微信

Copyright C 2013-2019 cprcw.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茌平人才网 苏ICP备14056668号

地址:山东省茌平人民路 电话(Tel):400-606-0594 EMAIL:jscexodtb@163.com

本站信息均由求职者、招聘者自由发布,茌平人才网不承担因内容的合法性及真实性所引起的一切争议和法律责任!

用微信扫一扫